重磅首推别让营养餐敌不过“五毛食品” 政协委员支招

由于法国是申根成员国,自去年10月起,欧盟启用新规,所有签证申请人在申请申根签证时将被要求提供生物识别数据(十指指纹和一张数码照片)。“这就要求中国公民在办理签证时,必须亲自前往提交申请。”章泰年说,截至今年2月底,法国政府在中国大陆仅设有6个签证中心,分别在广州、成都、北京、上海、沈阳和武汉。

  □ 本报记者  蒲晓磊

  3600多万名农村娃吃上了“饱饭热食”——这是2011年我国启动实施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带来的实惠。

  截至目前,全国共有29个省1590个县实施了营养改善计划,覆盖学校13.4万所。

  吃饱的目标已经实现,如何让孩子吃得营养均衡,被提上了议事日程。

  6月22日,全国政协在北京召开第69次双周协商座谈会,围绕改进校园餐食管理建言献策。

  营养改善计划≠免费午餐

  营养改善计划自实施以来,在集中连片贫困地区的农村中小学校,学生们都能吃上热气腾腾的饭菜,有肉、有菜、有主食、有汤,有些学生觉得,学校的饭菜比自家的香。

  两个月前,全国政协委员、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教育部原副部长李卫红跟随九三学社中央和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联合调研组赴云南、宁夏调研时发现,营养改善计划基本消除了贫困地区农村学生上学饿肚子、吃冷饭的现象。

  同样参与调研的全国政协委员、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上海交通大学原党委书记马德秀指出,在吃饱的目标实现之后,应将“吃得营养均衡、健康卫生”提上议事日程。

  马德秀注意到,比起上涨的物价和变化的营养需求,4元的营养餐标准已经不够用了。“现在的猪肉价格比2014年上涨了4成,少数民族吃的牛羊肉比猪肉还贵一倍,西部地区冬天因为新鲜蔬菜价格太贵而只能吃土豆。”

  除了物价上涨,一些地方对营养改善计划的错误理解,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计划实施的效果。

  李卫红发现,一些地方把营养改善计划片面地理解为“免费午餐”,一些本应由家长承担的伙食费家长不再承担。

  为此,两位委员呼吁:“营养改善计划不等于免费午餐。”

  马德秀建议,实行“动态调整、分类补助”的方针,考虑物价波动的现实和营养改善的需求,应明确营养改善计划是做加法,逐步实现“4+X”供餐标准。

  “一方面,对大部分学生宣传营养补助不等于免费午餐,要保证孩子餐食营养,家长应有义务承担孩子餐费;另一方面,对建档立卡贫困生,对特困供养人员、低保人员、经济困难残疾家庭子女等特困生,免除家庭支出,由中央财政补足“4+X”,区别对待,分类指导,逐步达到营养餐标准。”马德秀说。

  营养餐难敌“洋快餐”诱惑

  如何在营养改善计划取得显著成效的基础上,让孩子们吃得更健康更有营养,成为全国政协双周协商座谈会讨论的一个重点话题。

  全国政协委员、重庆市副市长屈谦直言,营养餐经常难敌“洋快餐”和“五毛食品”的诱惑,其背后是学生营养失衡问题日益突出、学生及家长营养知识匮乏、学生营养标准规范缺失等问题。

  对此,屈谦呼吁,制定国家层面的学生营养标准,鼓励并指导各省市建立地方性的学生营养标准。

  “建议推广贵州、重庆等地制定学生营养食谱的做法,指导各地针对不同年龄段学生身体发育的营养需求,结合当地饮食资源和习惯,开发一批成本合理、科学营养的菜谱指导目录。”屈谦说。

  屈谦指出,考虑到营养改善计划的长期性特征,需要强化学生营养监测评估,建立教育、卫生部门的联动机制,健全学生营养健康监测评估体系,通过体检、体质健康标准测试等,动态跟踪监测学生营养状况,为学生营养改善工作提供科学依据。

  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教育委员会副主任孙惠玲同样建议,对营养餐的标准作出科学界定。

  “不能认为只有大鱼大肉才是营养丰富,而是要科学搭配营养餐。此外还要注意,在特殊地区及一定环境下要提供特定营养元素的补充,防止地域性疾病的发生。”孙惠玲说。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最新评论及回复

文章归档